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:

神农本草经百种录

$3.99
iPhone / iPad
Genres:
  • Book
  • Medical
I want this app
Download from AppStore

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为清代名医徐大椿氏所作。是历代《本经》注疏中偏重阐发古本草药性机理与用药规律的临床指导著作。该书虽篇幅甚短,但蕴奥极深。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·子部·医家》称赞该书:“凡所笺释,多有精意,较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所载发明诸条,颇为简要。”又《清史稿·列传·艺术一》亦为推崇:“大椿学博而通,注《神农本草经》百种,以旧注但言其当然,不言其所以然。采掇常用之品,备列经文,推阐主治之义,于诸家中最有启发之功。”下面就徐大椿与其著作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(以下简称《百种录》)作一扼要概述。

徐大椿,又名大业,字灵胎,晚号洄溪老人,清代苏州府吴江县松陵镇人,生于康熙三十二年(1693年),卒于乾隆三十六年(1771年),享年79岁,是清代著名医家中崇古派的代表。清代诗人袁枚在《徐大椿传》中称赞他:“每视人疾,穿穴膏肓,能呼肺腑与之作语。其用药也,神施鬼设,斩关夺隘,如周亚夫之军从天而下。”无论医学理论,还是临床实践,徐氏均堪称杏林巨擘,悬壶大家。

《百种录》成书于清乾隆元年丙辰(1736年)。徐氏认为:“自唐以后,药性不明,方多自撰……宋元药品日增,性未研极,师心自用,谬误相仍……是以方不成方,药不成药,必良由《本经》之不讲故也。”(《百种录·凡例》)他指出前人本草注述之作,“只释其所当然,而未推测其所以然”(《百种录·凡例》),而《百种录》之作,旨在“辨明药性,阐发义蕴,使读者深识其所以然,因此悟彼,方药不致误用”(《百种录·凡例》),“使古圣立方治病之心,灼然可见”(《百种录·序》),并使后世医家“知所以然,则方可自制,而亦能合古人制方之意也”(《百种录·凡例》)

全书共一卷,首录徐氏自序,次列《凡例》八条。正文药物收录一百种,依目次分上、中、下三品(上品63味,中品25味,下品12味)。各品级下,录载该品所收药物药名、经文;每句经文下,为徐氏注文;每味药经文后,为发凡、附论。药物收载,品级划分,录药次序,经文内容,俱依《大观本草》(按:徐氏所据《大观本草》版本不详。其所录经文与清光绪三十年甲辰(1904年)武昌柯逢时影宋《大观本草》刻本略有出入)所载白字《本经》。其中,每味药正名、性味、主治、功效,照录经文并逐一注解,而产地、异名因古今异地、传袭失考,难定其实,一概从略。从柯氏影宋本《大观本草》的分类而言,本书所录一百种药物;石部14味、草部53味、木部12味、果部6味、虫部5味、禽部1味、兽部8味、人部1味。由于本书意在以《本经》指导临床用药,故而“但择耳目所习见不疑,而理有可测者,共得百种”(《百种录·凡例》),对于“近世医人不常用之药”、“义在隐微,一时难以推测”(《百种录·凡例》)之药,则付阙如。选药如此精当,部类如此广泛,可见徐氏用心良苦。如此既体现《本经》药物记述对临床的具体指导,又可使后世医家依据他揭示的《本经》药用思路,举一反三,触类旁通其他药物的运用,在临床上获得更多的灵活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