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:

长江源

Free
iPad
Genres:
  • Travel
  • News
I want this app
Download from AppStore

湖湘地理对长江源流区域的关注始于2001年。
那一年,邹容作为“绿色江河”的志愿者在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服务一个月。包括后来的青藏铁路建设(2006年),以及建成后青藏铁路(公路)沿线垃圾分布(2007年),湖湘地理都有关注。这种关注和介入,一直持续到2010年的长江源冰川的考察、三江源生态移民村(昆仑民俗文化村)的持守和流变(2007-2011年)。
十年来,有一组数据始终难以难却。那是近40年间长江源头冰川的退缩距离。按照环保组织“绿色江河”的调查数据,长江正源沱沱河的发源地姜古迪如冰川近40年间退缩距离超过1200米;而长江源的最大冰川岗加曲巴冰川的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。
这是远离我们生活范畴的信息,却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。当然,变化的不仅仅只有冰川。十年,有人进入高原,有人退出草场,包括海拔5400米处的花与草也在悄然进行着种群演替。而这一切,都应当进入公众的视线,引起公众的反思。因为这里是地球的第三极,而我们只有一条长江。